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日内瓦会议成了发泄用的杂货铺

2019-03-08 09:13:36

日内瓦会议成了发泄用的"杂货铺"

关于叙利亚和平问题的第二次日内瓦会议,在几经波折和几经停滞之后,终于在瑞士蒙特勒召开。不过刚刚开场的叙利亚和谈就火药味十足,除了在会议开始前最后一刻被"开除"参会资格的伊朗高调展示自己对于和会未来的不屑一顾的态度,还有会场上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和反对派之间的唇枪舌剑,加上美国国务卿克里不失时机的话中有话的攻击阿萨德政府,整个会谈成为了彼此阵营间发泄自己意见的"杂货铺"。

不过外交就是一种循序渐进的沟通模式,尤其是此次第二次日内瓦会议,参会国众多,彼此利益将迥,会谈期间遭遇磕磕绊绊是必然的,第二次日内瓦会议是2012年6月召开的第一次日内瓦会议的继续,虽然叙利亚国内战场局势和地区环境已经同2012年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两次日内瓦会议还是"一脉相承"。第一次日内瓦会议的主要成果是关于叙利亚问题的《日内瓦公报》,《公报》宣称,叙利亚和平和安定的未来只有通过政治途径才能达成,而此未来需要叙利亚有关各方放弃分歧,组成新的体现叙利亚民意的过渡在政府。简言之,就是放弃武力,联合组阁。

当然,如果我们观察近两年来叙利亚局势的变化,我们还是会发现一些积极的因素可能促成叙利亚问题的最终解决。首先,叙利亚国内政治和军事派别,都普遍的意识到了,战场的厮杀将无法最终带来叙利亚国内的永久和平。同2012年相比,无论是叙利亚政府内部的强硬派,还是叙利亚反政府内部的激进者,都已经在这个问题上立场一致。

其次,叙利亚周边国家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动,使得叙利亚和解的阻力减小。2012年时,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抗争到底"的埃及、土耳其、沙特等国,政权相对稳定,不过经历了2013年的大变动之后,埃及由军方领导的临时政府奉行更为务实的外交方针,更加关注国内事务;土耳其国内埃尔多安政府的执政压力加大,在叙利亚问题上可能做出一定的变化;沙特虽然依旧苦苦支撑,但是由于自身力量有限,而且支持的逊尼派极端组织饱受批评,也很可能放弃原有的立场。

第三,叙利亚国内战场出现了"三国演义"的大乱局,以叙利亚沙姆-利凡特伊斯兰国(简称ISIS或ISIL)极端主义武装势力不断扩大,而叙利亚自由军为代表的叙利亚反对派中的世俗派则受到巨大压力。叙利亚国内极端主义武装的扩展也受到了美国和俄罗斯等国的关注,滋生极端主义武装的叙利亚乱局亟需遏制。

第四,美国和俄罗斯关于叙利亚和平问题虽然争执颇多,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已经形成了某些默契。同2012年时期彼此"否决"的针锋相对不同,在2013年8月份叙利亚化武危机成功结束之后,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已经培育起了良好的工作关系。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都有共同的威胁: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对于美国来说,反恐事关国家安全,而对于俄罗斯来说,叙利亚的极端主义组织为高加索地区的恐怖主义组织提供了大后方,会直接威胁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和中亚的稳定。

不过,叙利亚国内的和平并不会如此的一帆风顺,毕竟当下阻碍叙利亚和平的因素仍旧存在。首先是叙利亚和会上彼此意见相左的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代表团。虽然彼此参会对于长期彼此对立的各方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但是在关键问题"巴沙尔是否下台"的问题上,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还是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日内瓦公报》所提出的过度政府,其实就是调和了两个阵营的观点的一个中和产物,因此 实际操作中,面对权力如何分割这个关键问题,有关各方的智慧将受到巨大考验。

其次是叙利亚和会上并不存在一个"主持者"。有谈判学的学者将叙利亚会谈与南联盟境内的《代顿协议》的签署过程相比较,认为叙利亚和会可以参考并汲取经验。不过笔者以为,当下叙利亚内战同《代顿协议》时期的最大不同,在与并不存在当年美国和北约那样拥有绝对实力的斡旋者。《代顿协议》签订的九十年代中期,美国的国力蒸蒸日上;而经历了阿富汗战场、伊拉克战场和次贷危机的美国,已经无力单独担负和解重任。所以,同俄罗斯的协调,势必增加利益调节的复杂性,也必然拖长调节的时间。

第三是伊朗的缺席使得叙利亚会谈前景堪忧。伊朗在参会的最后一刻被联合国"开除"参会资格,对于和会进程来说是十分危险的。叙利亚战场上,大量受到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仍旧继续作战,而伊朗对于叙利亚政府的军事和经济援助也仍然源源不断的抵达。虽然伊朗可以通过与叙利亚政府的广泛接触来施加自己的影响,但是离开了伊朗的直接参会,势必增加和会结果在未来的实施代价。

第四是叙利亚反对派海外政治团体和国内军事团体之间存在事实上的脱节。叙利亚"全国联盟"虽然是被国际社会视为叙利亚反对派唯一合法代表,但是实际上合法性仍然受到质疑,不仅其政治体系内部分裂严重,不同团体之间彼此意见相左,而且同国内的"叙利亚自由军"存在政治-军事关系的脱节。面对纷繁复杂的战场形势,未来就算真的达成协议,能否实施还是一个大问题。

关于叙利亚问题的第一次日内瓦会议虽然以《日内瓦公报》作为与会成果,但是文件措辞模糊,标准宽泛,无法事实上指导随后的外交活动。此次召开的第二次日内瓦会议,实际上是有关各方重新划定各自的立场和标准,以期能够达成突破。虽然有关各方仍旧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分歧,但是能够坐下来,好好的谈判,我们还是要给这次和会的召开一点掌声,寄托一份期待。

15公分白蜡价格
中空旋转平台
成都塑料托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