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中国经济增长引人注目达沃斯上的双引擎

2018-12-01 05:54:00

中国经济增长引人注目 达沃斯上的“双引擎”

时隔五年,李克强又一次站在冬季达沃斯论坛的讲坛上。当世界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他身上时,他已经是中国国务院总理,而人们希望从他那里获知,中国经济“新常态”之下,政府指引出的方向。在李克强看来,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这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大的“新常态”。

时隔五年,李克强又一次站在冬季达沃斯论坛的讲坛上。当世界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他身上时,他已经是中国国务院总理,而人们希望从他那里获知,中国经济“新常态”之下,政府指引出的方向。

增长的空间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中国经济的增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7.4%。2015年,多家外国分析机构将中国经济增长率预期调整至7%以下。1月2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15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为6.8%,比去年10月的预测值调低了0.3%。

在李克强看来,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这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大的“新常态”。

“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既有世界经济深度调整的大背景,也是内在的经济规律。现在,中国经济规模已居世界第二,基数增大,即使是7%的增长,年度现价增量也达到8000多亿美元,比5年前增长10%的数量还要大。经济运行处在合理区间,不一味追求速度了,紧绷的供求关系变得舒缓,重荷的资源环境得以减负,可以腾出手来推进结构性改革,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发展阶段演进。这样,中国经济的‘列车’不仅不会掉挡失速,反而会跑得更稳健有力,带来新机遇,形成新动能。”李克强在致辞时如是说。

那么,增长放缓之下,那些行业会出现变化?

IMF的判断是,房地产对中国GDP的贡献会下降,服务行业将成为新的增长点。

“零售业将出现下滑,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这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经济的增长。”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Schipke)说,“而今年随着对服务产业的限制减少,一些服务产业将会出现亮眼的增长。”

房地产行业的投资将减少,这成为了许多外资投行的一致判断。

根据高盛发布的最新报告,2015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进一步放缓,大多数城市的房价将继续疲软。到2015年下半年,高盛研究覆盖的200多个城市中约有一半城市的库存压力会降低,房价也将随之企稳。广义房地产对真实GDP的增长贡献将由2014年的1%下降到0.3%。

而法兴银行的报告显示,2014年住房投资由20%下降到10%左右,家庭的最佳投资不再是买房,并且长期住房需求无法帮助市场在短期内复苏,房价高企已经成为小城市城镇化的障碍。

“对于中国的观察者、投资者、企业来说,中国经济那怕增速是6.5%也没有关系,长期中国经济增速维持在5%~6%都是非常好的结果。可以明显看到一线二线城市对房地产的需求又回来了。中国的房地产至少一半的城市在企稳,可能三四线城市还会继续调整,但硬着陆的风险小了很多。很多的风险会来自改革,这其实也是好事。”法兴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姚炜表示。

改革的红利和风险

“中国经济要行稳致远,必须全面深化改革。用好政府和市场这‘两只手’,形成‘双引擎’。一方面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培育打造新引擎;另一方面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改造升级传统引擎。”李克强在讲话中给出了增长的新动力。

而他所说的新引擎,是推动大众创业、大众创新。要改造传统引擎,重点是扩大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

2014年中国的改革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人们已经能够在2014年底的牛市感受到改革的红利。法兴银行在《中国经济展望新常态》的报告中总结2014年,体现在人民币可兑换、资本账户开放等方面的金融市场自由化努力与预期一致;财政改革的力度超过预期:修订了《预算法》,对地方政府的债务管理力度很大;继续推进反腐的举措降低了业务成本,有望为2015年加快推进国企改革铺平道路。

展望2015年,法兴银行认为,改革关注的重点集中在财政改革、利率市场化和国企改革三个方面,包括地方债务清点和地方平台融资替代方案、存贷比放宽后可能导致的银行间流动性紧张,以及亏损国企的债务重组方案和服务业去垄断。

不过,姚炜也认为改革红利不会来得那么快,短期可能会带来一些风险。

“新常态之下改革的风险,如果2014年是房地产调整,那么2015年至2016年是信贷风险集中爆发的年份。”姚炜说,“现在中央改革开始走出关键的一步:对风险的认识开始改变。就是说,以前认为不会出事的债务,将慢慢开始暴露出问题。但这就是中国经济最需要的一点。在经济学上,这叫‘毁灭性的创造’。中国没有这样的东西,但中国需要这样的东西。这是改革最难的一点,但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深水区,这一点必须跨过去。”

而这其实会让很多企业受益。“目前中国好企业、坏企业,借贷的成本其实是一样的。很多低效的国有企业和机构借钱非常容易,这是小企业融资难的原因之一。当你把坏的企业从系统中去除出去,好的企业就会有更多发展空间。”姚炜补充道,“最近和一些企业聊的时候发现,过去一些私人投资者是从来不看实体经济的,都看大宗商品的贸易、人民币套利等等,现在有一些投资者和企业已经开始关注新的实体经济增长点,比如大数据、智慧城市等等。这就是中国经济真正需要发现的东西。”

手机游戏平台代理
UVLED
星力捕鱼在线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